©柿木旅馆 | Powered by LOFTER

亲热卷轴秘法帖 02

大家之前的留言我都有看哦,非常感谢TVT

衍生链接(斑类设定详解):好孩子的斑类书


第一章·下篇


一个作家最害怕的是什么?除了老年痴呆和财政赤字,以及不知何时就会作废的养老保险条例,就要数默默无名最教人害怕。

一个有名的作家最害怕的是什么?人怕出名猪怕壮,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光鲜的表象背后往往隐藏着无数的窥视与闲言,没人关心你是否兢兢业业肝脑涂地,对于一位功成名就的作家来说,就连没有拿到诺贝尔奖都可以被人编成笑话梗长年传播。

一个饱受过高知名度困扰的著名作家最害怕的是什么?鸣人不知道别人的答案会是怎样,但是对他来说,再没有比此时此刻这种被各种不该认出他的人认出结果该认出他的人却没认出他导致原本年轻有为的大作家即将含冤入狱的恐怖情形更为骇人的了。

“喂……等等啦!警官大人,你真的抓错人了……”不甘心的鸣人艰难地与制服马甲做着空气躲避球运动。

“‘消磨别人青春的败类’,‘践踏纯真少女感情的渣滓’,‘骗财又骗心的爱情小偷’——他们刚才是这么说的,有什么错吗?”

“呃,某种程度上没错啦……但是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啊!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是吗?”警察思考了半秒钟后再次用马甲兜住鸣人。“抱歉,我是‘不听’派。”

什么‘不听’派啊,至少好好听人把话说完吧你这冷血恶魔!作为一名潜在颜控,原本在心中对年轻警察刚开始积累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鸣人暗自腹诽着加大了挣扎力度:“且慢啊警官大人,人家真的不是什么仙人跳牛郎俱乐部的啦!”

“反正也没差吧?不管是骗取少女的纯情还是老年人的保险金,都改变不了你犯罪的本质——”

“所以说你给我等一下啊!!!本大爷才不是什么犯罪分子!!!!!!!”

不顾被手铐勒出深痕的双手,鸣人挣脱了制服马甲的桎梏,愤怒地大吼出声。

警察终于停了下来,沉默地打量着他。

“我可是,我可是——”

也许是鸣人的神情太过较真,就连原本不耐烦的警察也半挑着眉等着下文。

在漩涡鸣人迄今为止的人生中,那一贯记吃不记打的习性曾经给他造成过许多可大可小的问题,然而学友哥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就在鸣人即将不顾一切地喊出自己名字之时,他那为数不多平时都省着用在推理写作上的理性脑细胞突然灵光乍现,就在这电光石火间,鸣人意识到一旦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不,也许只要喊出他是个推理作家,那愤怒的人群绝对又会以超越光速的速度集结起来朝他逼近……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是被揍成猪头帅气不保还是锒铛入狱菊花凋零,这也是个问题……在短暂的几秒钟内,经过无数次的天人交战,鸣人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似乎没有想到鸣人会发表这样的宣言,警察终于露出了冷酷以外的表情,就连原本紧皱的眉头也因为惊讶而舒展开来,就在短短的一瞬间,鸣人意识到胜利的天枰倒向了自己。

“有破绽!”

在理智再度占领上风之前,野兽的直觉更为迅速地控制鸣人使出了劲风十足的飞踢。

看到警察下意识的防护动作,鸣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好意思,本大爷真正的目标是那扇门才对。

“抱歉啦警官大人,我就先……唔!”



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

明明没有失明,视野也很正常,然而视觉感官却像麻痹了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更无法记住双目所见的风景,就连大脑似乎也变得迟钝起来。

背后是冷酷而刚硬的钳制,挟持着他前行。

鸣人艰难地迈着自己的双脚。

明明没有看不见,却越发明晰地感受到周身黑暗的裹胁,连带着步伐也愈加踉跄。

鸣人绞尽脑汁地在混沌中思索着,隐隐约约的,他意识到钳制自己的就是之前那名警察。

但是……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鸣人的耳朵神经过敏般抖动了一下。

参差的绒毛在微风中轻搔着自己的耳壁。

狐耳跑出来了。

模糊地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妙,感官麻痹,受制于人,外表还变成了斑类状态……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记忆到处充斥着噪点。有鸟类聒噪而空洞的叫声在脑海中不断回响。

那是……在黑暗降临之前他最后听到的声音。

——就在那只长着翅膀的黑色巨物用利喙夺走光明,令黑暗笼罩他的魂现之前。

随后鸣人意识到了周身的黑暗所为何物。


是那个警察的魂现。

---------------------------

“喂……”

当鸣人再度恢复意识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波澜不惊的黑色瞳孔。

他这是在哪里?鸣人尚在朦胧中的思维陷入了今夕何夕的茫然。

“喂!还没睡够吗?”下一秒,面容姣好的青年不耐烦地挑起了眉。“你叫什么名字?”

“漩涡……鸣人。”

坐在对面的青年不置可否地递出一张表格。“把它写在上面。”

鸣人迷迷糊糊的提起笔就要写字,忽然表格上硕大的“罪行书”三个字抬头让他原本神游的理智一下子回归了大脑。

“等等!我这是在……警局?”鸣人迅速地打量着四周,“这是什么整蛊节目吗?还是在开玩笑?”

这里似乎只是一间驻在公园的小型派出所,耳边还能依稀听见公园中游人的嬉戏声,由于房间过于狭窄,连隔开空间做审讯室的余裕都没有,只有一张单薄的简易木桌隔开了坐在椅子上的两人,靠墙的储物柜里堆满了各式ACG人物的手办,橱门上还贴着一张银发蒙面男子的中古海报,再远一点的角落里有一张年久失修的转椅躺倒在地,平直的扶手被当成不错的素材叠起了Jenga。

这里的一切仿佛充满了生活气息,然而室内冰冷的空气却令鸣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哼。”回答他的是警察的冷笑,“你要是以为我跟那群乌合之众一样好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为了你自己着想,你最好老实点。”

“你……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居然用魂现操纵别的斑类同胞,你这可是在侵犯公民权!”

“那之前是谁想袭警还意图逃跑?”

“我才不是逃跑!明明是你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手铐往守法良民手上拷的警察才有问题吧!”

“守法良民?那刚才一大帮人像讨债一样追着你是怎么回事?”

“那些都是我的读者啦……”说到这里,鸣人突然醍醐灌顶,“话说,警官大人,是我啊!木叶文春月刊的推理专栏小说家漩涡鸣人啊——难道你都没有印象吗?”

“谁会看那种杂志啊,”警察嫌弃地啧了一声,“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说的话?”

“这种事直接联网查一下就知道了吧!!!”

“这里没有网络信号。”警察不自觉地用手指轻叩桌面,“既然你说自己是作家,那你有自己的签约公司吗?”

“没有啦,我可是自由主义者,版权合同还可以接受,签约就算了。”

“那你也没有就职的公司了?”

“是啊,作家要就职干嘛……”

“有自己投资的出版社、商业社团或者店铺之类的吗?”

“啥?没有啦,就算版税再高,商业投资什么的还是有点勉……”

“——有大额储蓄吗?”

“……存、存折都在老妈那里啦……”鸣人底气不足地移开了视线。

“有自己的房产吗?”

“呃……没有。”

“商业不动产也可以,有吗?”

“这个……也没有……”

“唔。”警察思考半秒后提笔在表格上写了起来,“职业:高等游民。”

“给我等一下!!!什么高等游民啊!!!别擅自给人乱下定义啊喂!!!!!!!”一下子从畅销作家被打成NEET族,联想到新仇旧恨的鸣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家伙还算是警察吗?像刚才那样用魂现操纵人什么的,已经是诱拐了吧!居然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就不会觉得很过分吗!没见过像你这么乱来的人渣!差劲!!!”

警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看来,你是打算抗拒从严了。”

“哈?你是不是听不懂……唔!”

又来了。阴郁而冰冷的黑暗又一次席卷了他。

这一次鸣人终于清楚地看见了警察的魂现。一只比成年美洲豹身型更为硕大的黑色乌鸦,正用黑色的眼珠透过他望向虚空。

鸣人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乌鸦。与他自己轻盈灵巧的稻荷本尊魂现不同,对方那不合理的巨大身躯、油亮坚硬的羽毛、锋利尖锐的利爪和仿佛在观察猎物的冰冷眼神都让他联想到百鬼夜行中的怪异。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不是什么好警察。」

下一秒,巨鸦的利爪穿透了他的肩膀。「我说过了,别把我跟那群乌合之众相提并论,那种世俗的标签我才不需要。」

鸣人脸色阵阵发青,缓了许久才意识到被穿透肩膀的是他的魂现而非此刻的血肉之躯,就像稍早之前他的魂现被啄伤双眼造成了他的暂时性视觉麻痹一样。

“咳……少开……玩笑了,”不顾自己濒临紊乱的魂现,鸣人紧紧攥住警察的手,“跟世俗……才没关系……”

眼前逐渐发黑,狐耳颤动着冒了出来,裤缝里也钻出了蓬松的狐尾,然而鸣人只是更用力地死死抓住了青年的手,“只会……屈打成招的你……根本……咳……毫无做警察的才能……”

“是吗?”警察泰然自若地抽出手,“没有任何才能只会说漂亮话的明明是你。”

下一秒,一阵剧痛从鸣人身上难以启齿的地方传来。


作为斑类的一员,犬神属稻荷种的鸣人在迄今为止的人生中只有过两次被人揪尾巴的经历。第一次是在念幼稚园的时候因为莫名其妙的误会被春野樱一下子揪到当场失禁(这里不得不说春野选手真的从小就很有才能),第二次则是在倒掉母亲玖辛奈特制的蔬菜爱心便当的事迹败露之后被玖辛奈揪到尾巴差点保不住要去医院动手术的程度,虽然最后只是动了个小手术,但鸣人至今仍对此心有余悸。

而他做梦都想不到会有在派出所被警察揪尾巴骚扰的一天。

一般来说斑类打架时很少会用到自己魂现的力量,这似乎成了一项约定俗成的规矩,不仅仅是因为魂元的差异会带来力量的失衡,同时也是为了避免斑类的弱点遭到利用甚至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像尾巴这种敏感脆弱的部位,更是令大部分斑类讳莫如深。

然而此时此刻,鸣人身后的警察正毫无顾忌地揪着他的尾巴。

如果说之前鸣人对他的好感度还停留在盆地地带,那么现在无疑已经跌破了马里亚纳海沟,直直地跌穿地球去向宇宙黑洞了。

“还是不打算坦白吗?”

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如此粗鲁地暴力相待,令挣扎都成了酷刑。施加在痛楚之上如同触电一样的感觉让人难以忍受,始作俑者却还在若无其事地逼问,简直恶劣至极。

“咳……才没什么……好坦白的……”

鸣人死命地咬紧牙关,狐耳竖得笔直。身体在强烈的刺激下抽搐颤抖,意识却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要……要漏了……


“喂,佐助,住手!”


著名实业家道明寺先生曾经提出过这样一个富有哲理的问题: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虽然最初看到时只是在言情频道上的惊鸿一瞥,不过鸣人时至今日都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然而就在今天,继鸣人的三观受到无数冲击后,现在又有一个终极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

——如果警察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局、法院、监狱和死刑场干嘛?

“漩涡先生,实在抱歉啦,宇智波警官今天心情不太好,可能有点冲动……那个,他的青春期来得有点晚,现在还在叛逆期中啦哈哈哈……”就像对鸣人的怒气视若无睹似的,懒懒散散的派出所长旗木卡卡西在他面前自来熟地道着歉,“您来这里是来找灵感的吗?呀,大驾光临真是让我们公园蓬荜生辉啊,像您这样的大名人……对了话说我也是漩涡先生的FAN哦,可以的话能给我签个名吗?”

一般来说,遇到自己的读者鸣人会很乐意效此举手之劳,更何况他还在千钧一发之际拯救了自己的名誉,然而看着旗木所长护犊的样子,尤其是罪魁祸首还在他背后挑衅般看着自己,鸣人只觉得这些不痛不痒的道歉简直就像是在火上浇油。

“什么啊,那家伙刚才可是对我暴力执法外加严刑逼供了吧,我绝对要去投诉你们!”

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了原本合在桌上的警察名牌卡座,惹得年轻警察嘁了一声。

“‘宇智波佐助’是吧,等着收我投诉书上的签名吧!!!!!!!”


看着夺门而出的作家,卡卡西脱力地挠了挠头。

“现在的年轻人啊……”想到又要跟这个月薪水说再见外加和检讨书相爱相伴的悲惨未来,卡卡西不禁悲从中来,“我说佐助啊,你是不是也可以改善一下工作方法,就比如说……”

卡卡西长篇大论了一大堆,却发现这次万年中二病患者罕见地没有做出反驳,疑惑着回过了头。

只见当事人对他毫不理睬,已经径自看起了漫画。

“嘛……算了……”

想着这个鼬安排给他的大麻烦,卡卡西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开始堆叠Jenga。


与此同时,作为一名尚未摆脱童贞的纯情男青年,已经夺门而出的漩涡大作家还不懂得在他的熊熊怒火之下,面对宇智波警官时那漏跳的几拍心跳所隐含的意义。



-TBC-

※扯尾巴是乌鸦的天性才没有不纯洁呢(正色)

※觉得有趣请留言,作者小透明需要动力才能更新得更快口牙_(:3」∠)_

标签:佐鸣架空
热度: 33 评论: 16
评论(16)
热度(33)

百度ID:葡萄香橙
其他用名:黑泽双一/霜烧屋/MizukiMaaya

属性:
腐宅|猎奇|民俗学推理控|怪谈癖|有时写文|同人游戏制作|同人小说银土CP主/银魂同人ADV游戏开发中

萌:
银魂|京极堂|搞笑漫画日和|岛田庄司|東方|怪化貓|小栗虫太郎|INNOCENTGRAY|底特律金属城|魁!男塾|民俗学|三津田信三|脑髓地狱|驾笼真太郎|九怨|NekoMadao|千年女优|麦卡托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