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木旅馆 | Powered by LOFTER

来自黑暗的水底

洋子在大街上走着。虽然此时大街上与往常一样毫无异常,但她感觉到了某些东西在蠢蠢欲动。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洋子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来她精神非常恍惚。有时她觉得有什么声音,是的,她很熟悉,但又说不上来。到处都响着,洋子有时难以入眠,有时又进入难言的噩梦。
有什么东西就要涌上来了。

那是什么?
你是谁?
(水。)
洋子听见了水声。那声音很轻,几乎被街上的嘈杂声覆盖。但是她听见了,不由自主地走过去。这是一个窨井,盖子没有了,所以可以看见里面的水在哗哗地淌。里面有个小小的旋涡,它引起了洋子的注意。
水占据了地球的4/5,而那个1/5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最初的世界只有水。水四下地迸溅,水大片地蔓延,毫无顾忌。在黑暗的水底,最初的生命出现了。生命本来极微小,仅一个细胞体,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它们改变自身来适应残酷的环境。
水是万物之祖,就连人,其实也是来自于黑暗的水底。遗憾的是,人类早已记不起水底下有什么,取而代之的是与生俱来的对黑暗的恐惧。
水底下有什么?
     (有我们的同伴。)
洋子专心致志地看着那个漩涡。漩涡飞速地打着转,不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靥。
洋子猛地一震。笑靥,是的,笑靥。
今天裕二迟到了,晚了整整一节课。真奇怪呀,今天明明没下雨,他却弄得浑身湿漉漉的。我凑上去问:“裕二,你到哪里去了呀?你到底去干什么啦?”他却忽然回过头来一笑。不仅仅是裕二,全班都在笑,我真不愿意把那个表情称作笑,那太可怕了,就好像……
 洋子甩了甩头,让那些奇怪的想法离开大脑。
 (骨碌。)
 旋涡呻吟着,发出一串很响的声音。
 刹那间洋子意识到:它们在叫。
她忽然间感到很好笑,这些没有生命的,死的东西,它们怎么会叫呢?然而它们此刻真的在叫,忙忙碌碌,不时有死亡和新生。洋子瞪大了眼睛看,几乎要惊叫出声。她看见它们的活动,知道这仅是凤毛麟角。她看见它们走来走去,看见它们分裂,看见分裂后原先的就消失,显而易见,这是它们的繁衍过程……
 洋子揉了揉眼睛,漩涡仍在飞速地旋转着,仿佛永远没有停息的那天。刚才那群生命体,全都不见了。
 洋子歪着头看。这里除了水以外还有很多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人类总是过分依赖眼睛,也从来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恨不得其他的感官都消失,就只剩下眼睛。然而有一些东西,你无法看见它,却依然无法否定它的存在。
 比如说,空气。又或者比如说,记忆。
 洋子想到这个词,有些难以置信:她刚才看见的,是水的记忆?
那‘它们’又是谁?
(祖先。)
如果她刚才看见的真是水的记忆,那它们一定是万物的祖先。洋子不觉开始想象,它们的后代有的进化成了植物,有的进化成了动物……还有的,进化成了人。
人?!洋子愣住了。她又想到了裕二的脸,又想到了那些无声的不怀好意的‘笑’。她甚至看见了,又在她面前重演。是幻觉么?洋子揉揉眼睛,可那象并没有消失。这的确是个奇异的景象,她看见自己上一秒在课上发呆,下一秒迟到的裕二默默地拖着湿漉漉的身子走过来。此刻这个巷口成了教室的载体,影象是半透明的,当洋子的手穿过影象时,她还颇为不可思议。接着早晨的洋子凑上去和裕二搭讪,洋子以为一切都在如她意料般的发生,然而出乎意料的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影象上的所有人,包括早晨的洋子,都转过脸,对着原本作为“观众”的洋子扬起了嘴角……影象戛然而止。
海市蜃楼?
(预兆。)
洋子的眼皮猛得抽动了起来。它跳得这样厉害,叫洋子几乎难以忍受。
 
水本身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存在,关于它的本质,我们至今都搞不清楚。它们是谁?从哪里来?它们有生命吗?
洋子觉得无聊,耸耸肩,朝大街上走去。
什么呀,生命什么的,进化什么的,不都显得太玄了吗?
洋子这么想着,又感到轻松起来。
 
骨嘟。水发出了很响亮的、洋子从没听见过的声音。
洋子停了下来,又往回看。
她怯怯地走过去,又蹲下了身,望着那个窨井。
“骨碌碌。”里面的水转得很欢。
哈,这个漩涡还在呀。
洋子轻松地想着。
骨碌、骨碌地转着,好像那个东西呀……
哪个东西?
(螺旋。)
女人死在漩涡里。
洋子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水不停地运动着,洋子眯着眼睛,好像看出了什么东西。她觉得很像什么,然而到底像什么呢,她又说不上来。
 忽然,洋子终于明白了,她惊讶地瞪着双眼想逃,身子却动不了,只能由着它将她拖入窨井里。
(‘它’是谁?)
 水面上波澜不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FIN.

评论

百度ID:葡萄香橙
其他用名:黑泽双一/霜烧屋/MizukiMaaya

属性:
腐宅|猎奇|民俗学推理控|怪谈癖|有时写文|同人游戏制作|同人小说银土CP主/银魂同人ADV游戏开发中

萌:
银魂|京极堂|搞笑漫画日和|岛田庄司|東方|怪化貓|小栗虫太郎|INNOCENTGRAY|底特律金属城|魁!男塾|民俗学|三津田信三|脑髓地狱|驾笼真太郎|九怨|NekoMadao|千年女优|麦卡托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