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木旅馆 | Powered by LOFTER

化猫

周围突然一下子暗了下来。
男人蜷缩在玄关的一角,布满血丝的双眼惊恐地盯着远处模糊的一点。
那是另一间房间,一间小小的房间。
男人过去的居所。
男人还记得,自己就是在那里,吃了猫肉。
 说来可笑。
男人甚至记不起自己的番队编号,记不清那些和他一起吃猫肉的男人的脸,却仍然能够清晰的忆起猫肉的滋味。
男人总觉得,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见那天的情景。
热气腾腾的大锅。无比浓稠的味噌汤。男人的嬉笑声。
彤红的肌理。斑杂的毛皮。浑浊的眼珠。
 
男人吃了猫肉。
 
那猫肉味道不正。
这是男人吃完猫肉后第一个念头。
 
盐放的太少,汤汁太浑,油脂太多,骨没剔干净。
 
因为不是女人做的嘛。
只是一群大男人在作战闲暇打牙祭而已。
 
毕竟还是要有个女人在身边才好。
那种温婉的,柔顺的,贤良的妻子。
 
如果是茗香的话……
如果是茗香的话。
茗香。
 
男人开始无比怀念起他的茗香。
 
茗香会为他缝补蹭破的袖口,为他做茄子和秋刀鱼,为他把烧酒烫好再入睡。
茗香会向他微笑,会给他唱歌,会为他亲自戴上的一朵雏菊而满脸红晕。
 
茗香啊……
 
可是茗香。
你究竟上哪去了呢?
 
男人的记忆再次紊乱起来。
 
周围突然一下子亮了下来。
男人蜷缩在玄关的一角,布满血丝的双眼惊恐地盯着远处模糊的一点。
那是另一间房间,一间小小的房间。
男人过去的居所。
男人还记得,自己就是在那里,吃了猫肉。
 
那不是男人第一次吃猫肉。
 
哪里来的猫肉呢?
男人不知道。
被围在城中已经半个月了。
可是却有那么多猫。
怎么吃都吃不完似的。
猫肉。
 
啊啊。猫肉。
彤红的肌理。斑杂的和服。浑浊的眼珠。
躺在那的原是他的茗香。
不过现在变成了一锅肉。
混合着咸涩的味噌汤。
 
那是男人吃的最后一碗“猫肉”。
 
他所记得的,只是如此而已。
 
化猫。
男人脑中忽然浮现出古怪的念头。
茗香变成了化猫。
 
而现在他和茗香只隔着一层窗户纸。
 
在那间小小的屋子里,新娘和服隔着窗纸对他招手。
男人忽然豁然开朗。
 
傻瓜,还等什么呢,她不就是你要找的茗香吗。
 
打开拉门,你就自由了。
 
打开拉门,你们就自由了。
 
啊啊,我真是个傻瓜。
男人无声地狂笑着无法自制。
 
真是太好了,茗香。
啊啊,真是太好了。
 
男人倏的拉开拉门。
 
忽然之间没有了风。
 
 
喵。
 
喵。
 
喵喵。
 
男人与那在新娘和服里肆意扭动撒娇的家伙面面相觑,过去是他的妻子,现在是一只小小的花猫。
在和服里的不论是女人还是畜生,最终都将化为齑粉吧。
男人终于扼制不住地号啕大哭起来。

FIN

标签:Novel实验
热度: 2
评论
热度(2)

百度ID:葡萄香橙
其他用名:黑泽双一/霜烧屋/MizukiMaaya

属性:
腐宅|猎奇|民俗学推理控|怪谈癖|有时写文|同人游戏制作|同人小说银土CP主/银魂同人ADV游戏开发中

萌:
银魂|京极堂|搞笑漫画日和|岛田庄司|東方|怪化貓|小栗虫太郎|INNOCENTGRAY|底特律金属城|魁!男塾|民俗学|三津田信三|脑髓地狱|驾笼真太郎|九怨|NekoMadao|千年女优|麦卡托鲇